赶紧看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被宗门退货后,我自立仙门! > 第31章 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(求月票!)

第31章 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(求月票!)(1 / 1)

(第一更~)

外面电闪雷鸣,但知道老弟就在不远处,所以四姐也没在怕的。

她三口吃完一只鸡后在外面把手冲了冲,擦干后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本书,书名叫《银屏月》,作者非羽。

这是一部文字优美流畅的言情小说,在没有账本可看的情况下,也只好看看这种闲书打发时间。

四姐把柴火烧旺,映着她红扑扑的脸蛋,也不知是烧的,还是被书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故事羞的。

她正看的入迷,突然,传来马儿躁动不安的嘶鸣,然后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四姐突然定住,脑中第一个冒出的就是那口小棺材。

“不会吧!”

她立即收起书,拿起剑,窝在山洞里瑟瑟发抖。

那声音越来越近,有嘎嘣嘎嘣的脆响。

“你不要过来啊!”

四姐狂吼,然后就见一只呆萌的小穿山甲捡起地上的鸡骨头撒腿就跑。

看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玩意儿,四姐自嘲地笑了笑,这时外面的雷声已经消失了,雨也渐渐变小。

四姐刚要重新把《银屏月》掏出来,就听到熟悉的萧寒脚步声,她急忙收了进去。

“刚刚吓死我了,一只穿山甲差点闯进来!”

萧寒一怔,忙问,“穿山甲说了什么?”

“没,没说什么啊,就是鸡骨头……啊!”四姐看清了萧寒的模样,诧异道,“你头发怎么了?还有你的脸!”

头发炸起来了,脸也有点黑,仙气都飘走了。

没办法,那道雷劈的太正了,以后可不敢说那种违心话了。

萧寒摆摆手,“无妨无妨,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。”

其实也不算完全达成,只收集四分之一的?,还需要再来这么三次才够。

萧寒回来了,四姐的主心骨就有了,晚上她睡得很踏实,仿佛梦回儿时,三姐带着他们三个小的一起睡大炕的经历。

天还没亮两人就继续赶路,能早一刻是一刻,如果萧寒进入筑基期,恐怕此刻早就御葫飞过去了。

这一天紧赶慢赶,加上萧寒在两只马上都用了疾行符,这才总算在天黑的时候到了南山县。

不知道大姐夫在哪儿没关系,四姐知道南山最大的客栈,找那里准没错。

南山虽然只是个小县城,却文风昌盛,有南周国闻名的横水书院,萧寒那个榜眼公二姐夫和二姐夫那个探花父亲都出自那里。

萧寒此时已经恢复了原样,走在路上颇多回头率。

文风昌盛意味着读书的年轻人多,萧寒就总是被当做横水书院的读书人,还有人试图拉他进各种诗社。

打发走了这些狂蜂浪蝶,四姐带萧寒来到了汉庭客栈。

“掌柜的,有没有一个姓范的客人,长得脑袋大,脖子粗。”四姐描述了一下。

刚说完,一楼吃饭的人同时看向他们,而且这些人统一长得五大三粗,一脸横肉。

其中一个脸上带刀疤的大个子问,“你们也是范老板请的人,练过武吗,就这小身板,能干啥。”

萧寒拱拱手,“我们不练武,我们修仙的。”

听到这话,大个子立即缩了缩脖子,脸上笑容有些凝结,其他人也不敢再放肆打量这两人。

因为萧寒的气质,说修仙很令人信服,而且四姐已经把萧寒送她的剑绑在了背上。

“蹬蹬蹬~”

楼梯响动,一个起码两百斤的微胖男子从楼上晃了下来。

“四妹!”范稳脸上难掩急切,“你怎么来了,这是……”

“大姐夫。”萧寒问候道。

“小六?!”范稳又喜又惊,“你们两个跟我上来。”

到了他的房间,范稳才道,“你们两个怎么来了,南山的情况很复杂也很危险!”

萧寒:“我知道大姐和大壮的事多半是妖邪所为,我来把握大一些。”

“大什么啊,你姐已经跟我说了你的事,”范稳拍着萧寒的肩膀,语重心长道,“明天我请的人就来了,到时候你跟在我身后,不要强出头。”

大姐夫这话虽然伤人自尊,却有拳拳呵护之意,萧寒也没生气,而是问,“你请的人?下面那些不是吗?”

“那些都是一些武把式,走镖还行,遇到妖怪顶多壮壮胆,我另有高人相助。”

“姐夫,那我呢?”四姐问。

“你一个女娃娃,明天待在客栈。”

萧寒好奇,“姐夫,你说的高人是?”

“虬山派六师兄韦金戈!”

萧寒“呀”了一声,这名字,够硬的啊。

“你也听过他的故事?”大姐夫问。

“没有。”但他的名字里写满了故事。

范稳莫名地叹息一声,“其实韦仙师和咱家也沾亲带故,我那大嫂就是韦仙师的嫡亲妹妹。”

萧寒听不懂其中深意,但四姐却是明白的,大姐夫是范家庶子,一直饱受欺负,成亲后跟家里分家,然后才和大姐开创了饕餮楼的基业。

但范家嫡系一脉却很不争气,家产败掉了不少。

如今大姐夫请他嫡兄的妻族帮忙,代价肯定不小。

萧寒想的则是,“那韦金戈前辈是什么级别的修为?”

大姐夫回答,“十年前就筑基了。”

萧寒倒吸一口凉气,竟是筑基大能!

那看来自己确实可以躲在后面看前辈施展神通了。

次日一早,范稳就带着萧寒和刀疤脸等打行站在客栈外面迎接韦仙师的带来。

过了足有一个时辰,太阳都升起老高,终于看到天边一把飞剑缓缓驶来,也就七八十迈。

这是一个大胡子中年男子,脸上横肉叠了几层,看上去五十来岁的样子,相貌颇为狂放张扬。

十年前筑基,也就是四十岁左右筑基,大概相当于玄符宗外门弟子的水平,不过在虬山派这种本土宗门中却被尊称为六师兄。

萧寒用力眯着眼看他身后,身后没有人,看来这韦金戈是个老司机了。

自从见到飞剑后,范稳和他聘请的这些打行就都九十度鞠躬迎接,路上行人也都驻足观望,眼中满是崇敬。

而萧寒只是等他落地才微微拱手行礼。

韦金戈也第一时间看到了长身玉立的萧寒,这副小白脸让他有些嫉妒。

“你就是萧家那个仙童?”韦金戈略带几分嘲讽。

萧寒回答的彬彬有礼,“仙童不敢当,晚辈道行还浅,今日还要仰仗前辈。”

这番对答让韦金戈挑不出毛病,只能对范稳撒气,“姓范的,这次我若救出你妻儿,你当怎么说。”

范稳咬咬牙,“只要我妻儿双双得救,饕餮楼以及所有分店全都送与仙师。”

萧寒和四姐听到后全都瞠目结舌,一个筑基的出场费,代价竟这么大吗!

韦金戈撇撇嘴,“送与我有何用,给我那妹子,你那嫂子便是,日后还能留你做个掌柜。”

说完,韦金戈拔剑而起,朝南面飞去,范稳一挥手,“跟上!”

(月初了求一下月票、推荐票,对新书榜还是很有帮助的,老佛今天尽量加更!拜托拜托!)

最新小说: 一觉醒来我成了葵花派弟子 洪荒第一鸦 魔门大玩家 修行万年,发现居然是洪荒 混合世界:打败别人就变强 我死不了怎么办 从小说家开始修仙 父爱如山大道君 我在道观画符二十年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